• 联系我们
  • 客户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关于酒的知识 酒之性情

    酒之性情

    关于酒的知识 / 496 / 2019-03-17

    酒之性情

          酒,一种可以燃烧的液体,从混沌的农耕文明之伊始就从容而热烈地走上了精神的祭坛,把率性、诚挚和张扬的品性淋漓尽致地彰显出来。于是,它的因子固执地沉积在文化人的骨腔里,从《诗经》的骨密质里,从《离骚》的骨殖里,从汉赋、唐诗、宋词的掌胝里,滴滴嗒嗒地涌出跌落在尘世里,使文章骄傲地溅射出生命的张力;将文化的属性展示得分外多姿多彩;使历史充满人性的魅力,使纯正酵香的文化浓郁的内涵悄然绽放出生命别样的釉彩,弥散出净远幽香的余韵。 ­

        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呈现出的璀璨光芒,没有了酒的呵护,没有了酒在有机体内的发酵和热烈而激昂地燃烧是多么的澹泊无味啊! ­

        走上祭坛的酒,清冽而清醇,把人对天地的敬畏,把人对先哲的缅怀,把人对自我的悉数剖析,尽情地斟酌;走下祭坛的酒,流进我们的清肠浊肚,带来又带走我们的莫名的惆怅和欢欣。酒,是既能登得上大雅之堂,又能以天庭信步的逍遥步入寻常百姓人家。酒,就这样燃烧着人生的脊梁,就这样湮没人与天地、人与人间的距离。 ­

        酒,是社会的元素。屈子的酒之烈焰燃起忧国忧民的思虑,使人与文字的境界超越痛楚与苦难;李白的斗酒能使之诗三百流芳人间;杜牧的酒、姜白石的酒使百里秦淮河淹没在脂粉的馥郁气息里而不失真品格;岳飞的酒让人怒发冲冠,豪气顿生,瞬间捣得黄龙府邸,还我河山原貌;晋之陶氏、谢灵运的酒充满田野的泥土的气息、花朵的芬芳,在黑暗里燃亮我们的眼睛,寄情于山水,遁世避俗地踏步曼歌;在浔阳江边,司马公泪水浸湿的青衫里,我们分明地觉得酒的矫情和润湿…… ­

        酒具有超然的真性情。我们置身于物质的形态里,不由得觉得酒之清醇和醇厚;酒是脱俗的性灵,存活在性情的托盘上,以虚步凌云的快意占据历史的项背。当麦芒的针锋刺伤天空蔚蓝色的眼睛时,酒的味觉已延伸至生命的唇齿边,酒的余韵便在皓齿粉舌的纠缠和嗔怪里漫过季节深处的等待。酒以一种豁然开朗的姿态占领我们内心的脆弱与坚强。于是,酒便赋予更多的内涵和外延。 ­

        酒从源远流长的人类史河里流淌出来,从耕耘的麦垅间铸就一付“站着生,立着死”的身板。酒从古到今,被文人骚客冠以诸多光怪陆离的名称,但无一例外地没有忘却酒之真品格。对酒的品茗,在人们的故事里长成纷繁的枝叶,在庸常的生活里积淀厚重而不矫情的品质。酒,在豪气迸溅的光芒里,推杯论盏,激情四溢;在被酒俘获的懊恼、沮丧里欲说还休,且永远无法割舍对它的依恋。酒的音符浇铸着人类孩童时代的率真,依旧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亘古地被成为“天籁”的东西。清风、朗月、流水潺潺;弈棋、投射、枚猜,载歌载舞,以一付醉酒的空旷和逍遥步入类如《红楼梦》中结诗社的场景里;以一付醉酒的曼妙织入《贵妃醉酒》的飞舞云袖间,体悟踉跄而真挚的腰肢芬芳的肢体语言的丰富韵味。 ­

        自古以来酒就是中国文化中的一大特色,酒历来备受人国人的喜爱,忧也要饮酒,喜更要饮酒;朋友相聚要饮酒,喜出望外,“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那种飘逸和浪漫情调,会感染读到这首诗的每一个人;分别要饮酒,故此就有了“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喟叹;得意时要饮酒,不得意是也要饮酒,借酒抒一抒胸怀展一展壮志。 ­

        酒实在是妙品,几杯饮后就会觉得飘飘然、醺醺然。平素道貌岸然的人,也会绽出笑脸;一向沉默寡言的人,也会谈论风生。自己也是一个爱酒之人,虽无酒量却有好酒之心的。三四好友相聚,清酒七八分,聊天尽兴,大笑大哭由性而生,没有半点做作之感,顿感生活之美好,为难得之享受。饮酒一般在环境幽雅酒吧,两三人就足矣,一边品酒一边听酒吧播放的轻歌妙曲,任思绪翩跹,昏黄的灯光下静享片刻心灵的对话。 ­

        现在很多人也钟情酒了,或许酒有其独有的魅力。对酒的感觉随着年龄的老去,有更深的体会了。喝酒给我们的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喝了,是对生活更深层次的体会与享受。陶渊明饮酒系例诗中有一句“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说得就是如此境界吧。 ­

        有人比喻说 :茶好比素雅的妻子,酒却是热烈的情人。茶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酒其实是宣泄情绪的道具。升华情感的溶剂!所以说茶使人精华内敛,酒让人个性张扬!茶向人揭示的是清心寡欲。淡泊明志的心境,酒向人灌输的是潇洒恣意,舍我其谁的豪迈气概。 ­

        酒虽然是清闲的饮品,却很是丰富了中国诗文的内涵。酒使人激情,使人亢奋,使人迷醉与幻想,使人忧愁……酒在酒杯之中是那么透明、润泽、剔透,使人有了些许与禅定相似的透明心,使人从现实的生活中超越,有了彼岸的联想。这或许就是酒步入了诗歌的殿堂就一定达到了最高境界,而且与人的自然的属性——豪情,相映相承的原委了。 ­

        柳宗元在他的《始得西山宴游记》里写道:“……悠悠乎与濒气俱 ,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不知日之入。 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醉倒的诗人在西山顶上的夕阳余辉中,不想回家了,想像自己与万物合为一体,这便是醉酒的最高境界了。 ­

        酒是一种可以在体内、外燃烧的液体,可是在体内燃烧的‘能量’释放得远被外界要多的多,内化了的酒分子显现得更加与众不同,体外的酒最终化做了云烟而销声匿迹;而饮进包裹金玉的躯壳,酒已经升华成为了别样的心性。 ­